一阵冷风吹过,那声音不由分说地变得更加清晰:绵长却有生气。我恍然大悟,抬头一望天,只见是20只大雁列阵飞过,阵型整齐成人字,徐徐朝东北方向飞去。在那一刻,我的恐惧变成了震动,屏住了呼吸。随着雁群的行进,这声音也变得愈加美妙——这是久违了的自然之声,是天空的歌声,是大地的脉搏。凛冽的风划过天宇,大雁们齐声高唱着,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楼层后面。我猜,这是一群挑战冰雪的先遣队吧?行军之歌为的是挺过这冬末的寒风?